神族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尹素婳莫君夜最新章节 > 章节目录 第1779章 没了一家
    牛永却没有听进去,反而说道:“如果南宫姑娘喜欢的是我,纳兰家一定让我让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纳兰真真想啐他一口,太无耻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南宫姑娘喜欢你,她一定是练武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眼睛弄瞎了……”

    纳兰真白了他一眼,又说道:“另外你真的不知道照镜子的么?一颗丑陋的心配上万年讨好的表情,南宫姑娘就是瞎了也能闻到你全身上下那股子贪心的味道……这可不是纳兰家给的,是你那个活爹给的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南宫雁书,纳兰真变得格外有战斗力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种脏东西也想着娶南宫雁书那么明快的姑娘,他就想把牛永撕了。

    牛永一愣,看了看根本不想帮自己的父亲,知道他们是真的被纳兰家彻底放弃了。

    多年的感情,是他们自己不珍惜,怪不得任何人。

    纳兰真像是扔垃圾一样,把牛曜和牛永从车上拖下来,送到了关押贺家人那个衙门。

    这些人,也该排队等着他们的惩罚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宫里确实很热闹,皇上听说百里长风竟然绕过他派了杀手过去刺杀木星遥,直接就想把他撕了。

    这个儿子,果然是个狼子野心的。

    “父皇,这件事要怎么处理?”百里长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朕先好好想一想吧,贺家的案子,你查的很好,想不到一上午的时间,就已经查清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所有的证据,儿臣都已经帮他们准备好了,他们只需要签字画押,有些想不起来的事,儿臣帮他们想了……”

    皇上听着他这些貌似漫不经心的话,其实充满了威胁。

    自己之前做的事,他是不是也已经查清楚了?

    他又一次想到了贺贵妃,这些事只有她帮自己背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长安能干,之前朕确实是看走眼了,这些年你跟在你皇祖母身边,长进不少,而且跟你几位舅舅越来越像了,你母妃在泉下有知,一定会很欣慰……”

    皇上开始拉感情了,也没有想过自己这样是不是太直接了。

    百里长安心里一阵膈应,这个时候他想起来南宫家了?

    “儿臣也觉得是这样,母妃一定是等着这一天呢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心里都有想法,却能说道一块去。

    一个不要脸,一个暂时给他脸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针对你这两位兄长,应该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皇上到现在都没有忘记试探,看看百里长安是不是已经做好准备了。

    百里长安没有顺着他的想法,而是说道:“父皇,这个就没有必要问我了,毕竟大梁的律法放在那里,并不是摆设,而且父皇正值壮年,这些事情自然是应该让父皇自己来处理,儿臣相信,父皇会给百官和百姓们一个交代……”

    皇上其实很想放弃,这件事他来处理,总觉得会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因为轻了重了,总有人会有意见。

    如果交给百里长安,让他来处理,别人如果说什么,自己还能装好人帮忙解释。

    如今百里长安就不接他的话,把球给他踢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,事情您都已经知道了,其他的我就不参与了,贺家的量刑,已经放在这里了,父皇尽快定夺吧,毕竟皇室如今闹得沸沸扬扬,百姓们都在看笑话,如果不能挽回我们皇室的颜面,这个确实不太好办。”

    人心很不值钱,可是都统一在一起的时候,又很恐怖。

    皇上听了之后,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另外,这个不是儿臣的意思,是综合了几位大人的意思之后,大家一起给出来的结论,大皇兄和二皇兄那边,儿臣没有意见,父皇将来做决定的时候,也不用特意帮儿臣邀功,说是有儿臣的想法在……”

    皇上愣住了,这小子防自己防的是真严实,一点缝隙都不给自己留了,哪怕插针的地方呢……

    百里长安离开之后,皇上一个人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终于,他有些忍不住了,问了一句身边的内官。

    “贺家没有救了,不是朕不管他们,是吧?”

    内官知道,皇上早就想要舍弃贺家了,只是想要让人感觉他是被逼无奈。

    “皇上,贺家不知感恩,枉费您多年的栽培,确实让人气愤,而且多年来打着皇上的旗号排除异己,如果这次不妥善处置,确实容易导致人心浮动……”

    内官跟了他多年了,知道这个时候什么话能够让他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果然,皇上长舒了一口气,好像是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罢了,终究是他们辜负了朕,不是朕对不住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很快就按照百里长安他们研究出来的方案,拟定了圣旨。

    贺大人通敌和各种罪名证据确凿,不容狡辩,判腰斩。

    贺敬齐和贺家二夫人这些年积极帮贺家人出谋划策,不过他们并不是贺家话事人,而且贺腾龙多年陪伴太后有功,如今又一次为了大周和大梁的关系,给贺琉璃送亲,贺敬齐罢免所有官职,收回房屋田产,终身不得踏入朝堂,并要入狱十年。

    贺飞龙一撸到底,要从底层做起。

    至于贺家赶出去的姨娘,这些年知情不报,不过她本来就是一介深宅妇人,并无依仗,而且常年跟自己的儿子分开,女儿又被送到大雍客死异乡,况且首告有功,故而不做惩罚,并且从贺家的产业中拨出两间铺子给她和儿子营生。

    贺修品虽因莽撞闯下不少祸事,却只伤害了贺家人,故而网开一面,让他在娘亲跟前侍奉,不再追究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贺贵妃也很快知道了,曾经位极人臣的贺大人,终究没有办法给自己续命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住妹妹,贺大人至死都没有说出通敌的事,其实都是皇上指使的。

    “母妃,贺家真的白了?”

    百里长空心神不宁,昨日去牢里探望的时候,两位舅舅都有不少话要说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结果,还是没有办法让人满意。

    因为皇上还是倔强了一次,他没有说从此之后,边关的将士们可以跟大雍的将士们友好相处,也没有退兵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始终还在做梦,觉得自己的计划还有施展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贺贵妃也一直都在犹豫,如果皇上能够保自己的日子,那个药她可以不给他下……

    结果,皇上却要对她动手了。